首页 > 故事 > 正文

爬上草叶的懒牛

2020-12-03

人不全是聪明的,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。 牛也不全是勤劳的,这大家可能就不太清楚。 话说很久以前,有一头牛,这是一头挺漂亮的小牛。小牛很得父母的宠爱,从小吃吃玩玩,从来也不干活。 小牛越长越大,变成了一头大牛。 大牛变得很懒,整天坐坐躺躺,找点儿吃的,什么活也不想干。 看见许多牛忙不停地犁地干活,大牛觉得这样太累了;看见许多牛不论在烈日下,还是在风雨中,都拉着车在运东西,大牛觉得这样太傻了。 大牛变得越来越懒。很多牛来劝他,作为一头牛应该努力去干活。告诉他,吃苦耐劳是牛的本性,整天吃吃睡睡,别人还以为你是一头猪呢。 “不!”大牛听了这些话说,“我头上长着一对角,没有人会把我当猪。我就是不想干活,就是要做一头不干活的牛。” 但是,说实话,大牛的生活过得并不愉快。因为老是有人在当面或背后责怪他不应该这样懒,都说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懒的牛。 无论大牛走到哪儿,总有人在点点戳戳地议论着他。 就这样,大牛再也不愿意和大伙儿生活在一起,他独自逃进了森林里,想做一头自由自在的不需要干活的牛。 再说,大牛逃进森林以后,生活过得也不愉快。森林很大,但没有遮风避雨的地方,不像他在田野上,有一个牛棚,虽说简陋点儿,却能遮风挡雨。平时和家人在一起,常常有个呵护,在这里没有一个家,很孤独。再说,森林里也不是每片草地的草都可以吃的,有的草根本不能吃。那些好吃的草丛里,常常藏着毒蛇和巨蟒,还有可怕的狼、虎和豹出没。 最让大牛受不了的是森林里有一种鸟,常在树枝上唱着:“牛去耕地,牛去耕地……”在森林的边上,是糊涂巫婆的家。 那一阵子,糊涂巫婆在家攻读一本叫《怎样能使你的魔法不糊涂》的书。其实这本书她看了好几遍了,可是每次都是越看越糊涂。看着看着,糊涂巫婆的眼皮就开始打架,她从来没有这样瞌睡过。魔法书上的那些字好像连成片,跳起了催眠的舞蹈;那些七拐八弯的咒语,变成了催眠的歌谣,让她读着读着眼皮全粘在一起了。 “咚!”魔法书掉在地上她都不知道。糊涂巫婆的呼噜打得很响,很响…… 糊涂巫婆这一觉睡得好沉,一连过了三天三夜才醒。 当糊涂巫婆连连伸着懒腰,打着哈欠,走出自己的小屋时,她发现屋子前面的杂草又长高了不少,高得可以遮住她的膝盖了。糊涂巫婆挺不高兴地说:“瞧这些杂草,才除了没几天,又长得这么高了,真让人讨厌。” 糊涂巫婆嘴里不断地咕哝着,她抬头一看,远处有头牛正在低头吃草。 “有了。”糊涂巫婆一拍巴掌,说,“我有办法不花力气就能除掉这些草了。” 糊涂巫婆走到正在低头吃草的大牛身边,说:“牛哇,我看你胃口这么好,你能不能帮我把屋前的杂草都吃完呢?” 大牛抬头望望糊涂巫婆,说:“照我往常的胃口,吃掉这点儿草不算啥,可是现在不行,我已经吃得半饱了。再说,你屋前的这些草味道不好。再说,我这几天心情也不太好。再说……” “哪来那么多的再说!”糊涂巫婆说,“我从来不让别人白干活。你心情不好,我能使它变好的,我糊涂巫婆有这个本领。” “啊,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糊涂巫婆!”大牛高兴地说,“我当然愿意吃掉你屋前的草,再多我也吃得了。不过,你得帮我一个忙。” “说吧,虽然不是所有的事我都能帮得上忙,但至少有很多事情是难不倒我的,我有魔法。”“我太需要你的魔法了!”大牛高兴地说,“那就说定了,我马上把这些草吃掉。” 大牛说完就直奔糊涂巫婆的小屋,他一口气把小屋前的草都吃了,吃得直打饱嗝儿。 “哞,哞,哞——”大牛对糊涂巫婆说,“我把你屋前的草都吃完了。哞,瞧把我撑的,你该帮我办事了吧?” 糊涂巫婆瞧着大牛这模样,挺同情地说:“你说吧,你有什么要求,我一定帮你忙。” “我想有间小屋能遮风挡雨。” “这个要求不过分,我能办到。” “小屋要能跟随我走,我到哪里,小屋就跑到哪里。这样能省我不少力气,累了、有风雨了,我随时能躲进去睡一觉。” “你够懒的。”糊涂巫婆说,“就这些吗?” “不,还有。我希望能不费力气就能找到最好的草,而且一找到就能吃上许多许多天。” “你胃口很大,这倒有点儿难。” “你不是说你能办到吗?你把我的胃口变小一点儿也没关系呀。” “可以,可以试试。我可以同时念几条咒语,给你变屋子,还要变随你到处跑的屋子;我要让你随时找到好吃的草,而且能一连吃好多天;我还必须变小你的胃口……说实在话,你够懒的,我要施的魔法也够难的!” “但是……” “没有什么但是,你帮我干了活,这很辛苦,我当然应该帮你,谁让我事先答应了你呢。不过把几条咒话一起念,说实在话有时我会犯一点儿糊涂。我要问一下,要是出点儿意外怎么办?” “只要有屋子,还是随我走的屋子;只要有足够我吃的美味青草;只要我头上还长着两只角,人家还叫我牛,这就没有什么可说的。出点儿意外又有什么了不起呢?” “你这样说,我就有信心了。”糊涂巫婆进屋去翻了一下她的魔法大辞典。她记熟了几条咒语,就来到大牛身边。她两手朝天,嘴里念念有词,最后她沙哑着嗓子说了声:“变!” 只见大牛身边腾起一片烟雾。一会儿烟雾散尽,大牛不见了踪影。 糊涂巫婆犯糊涂了,她知道自己的魔法又出了点儿问题。 但糊涂巫婆再一想,魔法再出问题,也不至于把大牛变得无影无踪啊。糊涂巫婆在大牛原先站立的地方仔细寻找,只见一片草叶上,有一只身上背着圆圆硬壳的小动物。那小动物正在把头伸出圆壳,惊奇地四处张望呢。 这时,有一只蝴蝶飞过,她说:“啊,这里有个小东西,他能背着自己的小屋子在草丛中跑呢。他有一对小小的角,像牛一样。啊,我就叫他蜗牛吧。” 糊涂巫婆说:“这就对了,这小蜗牛有了间能遮风避雨的小屋子,而且这屋子还能随身带着跑。更有意思的是他总生活在自己爱吃的草上面,而且每片嫩嫩的草都够他吃上几天呢。” 瞧着这头上竖着一对小小角的蜗牛,正张着小嘴在吃青草,糊涂巫婆叹了口气说:“虽然我犯了点儿糊涂,但我施的魔法并没有离开大牛的要求。他该心满意足了。” 蜗牛有没有心满意足呢?当然没有,他从一头大牛,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蜗牛,怎么有脸面再去见自己的家人和同伴呢? 小蜗牛可以不用干活了,小蜗牛也有足够吃的美食,但他并不开心,常常是一边赶路一边哭。他走过的地方,总会留下一行亮亮的痕迹呢……   

|小水牛更勤奋了|

爬上草叶的懒牛